88必发在线娱乐,88必发在线客户端,88必发手机在线娱乐

> 散文精选 > 亲情散文 > 失重

失重

作者: 朱晓云2017年05月18日来源: 邢台日报阅读: 加载中...亲情散文

他是家里的独子,千顷地一棵苗,从小就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。家里穷,可没少过他吃和穿。然而他却不喜父母,因为父母不识字,穿着也破旧,他从不让父母去学校,原因他没说,其实是怕被笑话。

这一年,他高三。即将要上大学了,可是学费是个大问题。父亲愁,母亲愁,他看在眼里就更愁了。他怕父母因为学费高而不再支持他上学。他去求父亲跪下来哭着求父亲想办法。父亲心里一酸,叹口气:“娃儿,快起来,你放心,爹一定想办法把钱弄回来,绝不耽误你上学。”

开学前的一个星期,父亲把一叠皱巴巴的钞票交给他,比学费多了一千元,说是让他在城里别委屈自己。他高兴,终于圆了大学梦,他暗下决心,将来一定好好报答父母。至于钱是哪里来的,他没问过。

来到城里,一切都是新鲜的,但他没有乱花钱,他知道家里穷。可是同学总爱一起出去吃饭唱歌,他推辞过几回就不好再说什么了。他怕别人知道他家里穷。花钱就像流水一样,一旦打开闸门,就一发不可收。他向家里要钱的频率加快了,最主要原因是他爱上了城里的一个女孩儿。

女孩儿是个好女孩儿。她家里算是小康偏上,经营了一家小中型超市,在繁华地带,收入颇丰。女孩儿也爱他,常和他在一起散步、吃饭,但女孩儿从不会朝他要钱。只是他爱面子,总是花钱给女孩儿买东西,还经常带女孩儿出去玩,花费全由他出。

暑假他没有回家。母亲说:“你爹身体不好你回来呗。”可他说:“不了,路费多贵啊,我在这边兼职。”可他对女孩说:“我工作忙,就不回家了,我带你出去玩吧。”两个人旅游加上日常花销,不知道超出了回家路费多少。可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他想现在爹娘支付他的花销,将来自己在城里扎了根,一定都还给父母。如此一想,要更多的钱他也觉得心安理得了。母亲不是没有追问过,每当说起钱花得太快了,他就不耐烦地把电话挂掉。而不出三天,钱就会打到他的卡上,屡试不爽。

转眼他就大三了,期间没有回过一次家。女孩儿一直和他谈恋爱,如今女孩儿的父母也想见见他了。他早早地去买了新衣服,买了礼品,决心要给未来岳父岳母一个好印象。正要出发时,母亲打来一个电话,哭着说:“娃儿,你快回来一趟吧,你爹……”话没有说完,就被他打断了:“娘,我现在有事,你想说什么晚点再说吧。”然后就挂断了电话,想了想,他还是关了机。之后在女孩儿家里,大家都谈得很开心,正要吃午餐,女孩儿接了一个电话,没说几句便变了脸色。

他和女孩儿一起赶到学校,原来电话是他二叔打来的。二叔打他手机关机,在同学那里费了很多周折才问到女孩儿的电话。他现在很慌,因为二叔说他爹快不行了。他当即就和女孩儿一起赶了回去。

回去时已经晚了,他爹早已经凉了。娘也哭晕了几次。女孩儿给了他一个耳光,转身走掉了,女孩儿说:“你连生你养你的爹娘都能忘,我怎么相信你会爱我一辈子。”他愣了好久,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很多。他跪在爹娘跟前,大哭了起来,娘也哭了,一起哭了好久。

他现在才知道,入学的学费是父亲卖肾换来的,从此身体就一直不好,这么多年他在外的花销都是娘一针一线缝出来的,在外还有许多外债。他懂了,从他进城那天起,他就失重了,忘了父母忘了根。如今,爹的死把他带回现实